教育新闻

主要股东换人手握金矿的坛金矿业路在何方?

  港股解码,香港财华社王牌专栏,20年专注港股,金融名家齐聚,做最有深度的原创财经号。看完记得订阅、评论、点赞哦。

  近来美元走弱,全球通胀预期抬头,黄金作为避险货币似乎又要重出江湖,也带动了一系列黄金概念股的走强。彼时又临近要交出成绩单的日子,不少公司都纷纷蠢蠢欲动了起来,主板中的细价股坛金矿业(00621-HK)便是其中之一。只和黄金沾了个边,坛金矿业此番又要如何?

  据了解,收购价较当日收市价每股0.048港元溢价约41.9%。于紧接签订协议前,Goldborn并无拥有任何股份。待出售事项全面完成后,Goldborn将于约22.95亿股股份中拥有约12.64%股权,并将成为公司主要股东。

  就该出售事项而言,Goldborn取代ESEL成为主要股东,但在公告中公司只言Goldborn为独立于公司及关联人士的第三方,并未披露其详细信息。为何会选择坛金矿业?为何在这是选择入驻坛金矿业?

  坛金矿业,其前身为经营建筑行业永兴国际,现今主要业务为投资控股、矿产贸易及勘探、开发及开采位于南非共和国及印度尼西亚的金矿及相关矿物。很明显,坛金矿业的发展重心一直是面向国外。虽然是与黄金打交道,但坛金矿业的往期业绩却并不怎么好看。

  目前根据公司所披露资料,公司业务来源于南非黄金勘探及开发、印尼黄金勘探及开发和矿产销售三大部分。虽然在南非和印尼有金矿,但不管是在2016财年年报中还是2017年中期报告中,这三大分部销售予外界客户的的收益均为0,且称己方一直专注于Evander项目及Jeanette项目的推动和研究工作,及Minex之冶炼检测工作(由Garini采集之样本)。在截至2017年9月30日的中期报告中,公司表示并无进行任何开采或生产活动,没有运营,自然也就无法获得收入。不曾因南非和印尼黄金勘探开采而获利,反而在2017中期录得3762.7万港元的亏损,难道坛金矿业坐拥价值46.71亿港元的金矿,线收入却“用爱发电”?

  梳理坛金矿业在2017年的公告可得,似乎也并未有太大作为。早在2016年时,公司便已公布将收购巴基斯坦铜金矿勘探业务,已是一年多过去,该项目是否有落实?而与中国中冶附属订立的框架协议亦是建立在收购巴基斯坦该金矿的基础上,迟迟未能公布进展,对于公司的业务亦有可能造成影响。此外,在2017年9月10日时,公司公布Igor Levental辞任公司执行董事及提名委员会成员,其辞任原因系因公司于巴基斯坦建议策略与其他董事会成员出现意见分歧,是否说明公司管理层对于此次收购事项看法不一?若是公司内部管理无法对于此项交易达成一致认同,那么该项交易迟迟不能开展甚至与中国中冶合作没有下文或许可以归因于此?

  而如今美元走弱,贵金属市价抬头,不少从事黄金矿业的公司纷纷加紧对于黄金产能方面的布局。因而其实不难猜到新任股东入驻的意图,手握40多亿的储备矿产资源,2017年中期显示流动负债仅804.7万,此时股价不到0.1港元,不管是从“壳价”来看还是资源方面来看,都是十分划算的买卖。

  受该消息刺激,昨日(1月31日)坛金矿业跳空高开,全日涨幅达到16.67%,今日高开后回落收跌至0.054港元,跌幅达到3.57%。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昨日大幅上扬,坛金矿业离脱离仙股的道路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而大股东的入驻是否会给坛金矿业改头换面,带来新的生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