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透新闻

“反韩流”排名:中国和印度都上榜了排名挺靠前的

  去年10月至12月,韩国国际文化交流振兴院针对美国、中国、日本、英国等16国的7800名消费者进行问卷调查,有关“反感韩流”情绪指数为31%。其中,中国(49.4%)、印度(41.3%)、泰国(40.3%)等国的“反感韩流”情绪指数均在40%以上,法国(37.5%)和美国(35.6%)的“反感韩流”情绪也比较高。

  冷战结束后,韩国历届政府都致力于发展文化,逐渐确立了文化立国的方针。韩国政府一方面努力将文化实力转换成外交力,将文化外交视为与经济和政治并行的三大外交主轴之一;另一方面又借助文化外交推动文化大国建设,改善国家整体形象,并取得了良好成绩。

  韩国通过大力发展文化产业,不仅使本国经济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改变了本国的经济增长方式,取得了“韩流”汹涌的效果,大大增强了韩国的“软实力”,使韩国更加确立了在发达国家阵营中的地位,增强了韩国的整体实力,扩大了韩国的国际影响力。

  但小国是脆弱的,相对于规模更大的国家而言,这就意味着它们因为先天的“小”而存在许多生存与发展的缺陷,来自内外的挑战与冲击所产生的影响更为普遍和严重,国家治理与对外政策的波动性与难度更为显著。

  韩国国土狭小,只有近10万平方公里,山地占领土的2/3,自然资源匮乏,人口约5000万人,国内市场小。韩国政府清楚地认识到在韩国经济的发展中,固然需要扩大内需,但更重要的是必须在国际市场中成为胜者。对韩国经济来说,国际市场上的成败将决定整个国民经济的成败。

  在被称为“知识经济”时代或“信息经济”时代的今天,韩国政府准确地抓住了大力促进和发展契合新经济时代特征的以“新知识、新信息、新技术”为特征的文化产业,不仅使韩国经济摆脱了因亚洲经济危机所造成的经济颓势,避免了“中等收入国家陷阱”,而且全面推进和带动了知识、信息、技术出口导向型产业化的发展。

  近年来,韩国历届政府都不遗余力地推动韩国的中等强国外交,比较典型的案例有卢武铉时期的“东北亚均衡者”构想、李明博时期的“新亚洲倡议”和朴槿惠时期的“东北亚和平合作构想”。不过韩国中等强国外交的效果并不理想,美韩联盟限制了韩国开展独立外交的能力,而大国环抱的地缘特点也使得韩国外交面临着大国权力政治的巨大束缚。

  韩国开展中等强国外交是基于自身独特的地缘位置、综合实力的考虑。为了推进统一外交、增强地区影响和提升国际地位,韩国积极通过国际倡议外交、国际贡献外交、国际会议外交、文化外交等多种方式推进其中等强国外交。

  不过,韩国文化的对外传播为塑造其国际形象立下了汗马功劳,这也成为韩国开展中等强国外交的宝贵资源。

  小国的“大国平衡外交”具有不同的类型。此外,小国实施“大国平衡”需要具备一定的国内外条件。受制于人口、领土规模的相对局限,小国实力相对有限,国际影响力相对低微。在世界政治经济体系下,小国往往是一个“易碎品”,且被归类于相对脆弱的国家类型之中。

  出于对本国实力地位和国家利益的考虑,小国在处理与大国的关系时通常选择“大国平衡外交”,以最大限度地维护本国的利益。对于韩国的中等强国外交而言,必须立足于东亚的现实情况,发挥韩国中等国家的经济优势,做好搭台者、协调者。而不是跟在别人的后头,被别人当枪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