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新闻

说90后爱跳槽?对不起这锅90后不背

  最近人员流动太大了,公司总共十五个人,这个月走了三个,都是90后,不知道为什么90后这么爱跳槽!

  无独有偶,最近一个微博热搜也有个类似的线名职场人士的调查显示:90%的受访人士指出周围入职未满3年就跳槽的年轻人多。这里的年轻人毫无疑问多数指的是90后。

  每当听到或看到这类论调,我就皱眉:为什么总是把离职率高归咎到某一类人身上,还特别还拿90后说事?

  领英通过对15万名职场人士的调研,发布了《第一份工作趋势洞察》,当中有个发现:90后的第一份工作平均在职时间为19个月,而95后只有7个月。

  看来,并非个例。当一个现象非个例时,恐怕问题就没那么简单了!粗暴地归因于某些人似乎不太负责任。

  每一个创业的人都心怀梦想,渴望企业异军突起,做大做强,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2018年6月14日,央行行长易纲在第十届陆家嘴金融论坛上,曾列举数据称,

  美国的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为8年左右,日本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为12年,我国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为3年左右。注册三年后的小微企业还正常经营的概率,只有三分之一。

  无论是大企业、中小企业、还有近些年火热的互联网企业,都逃不过中国企业相较于美国、日本生命周期短暂的命运。

  流沙当年毕业之时,是咨询公司最火的时候,同学间彼此问候签了什么样的工作,一听说是咨询公司,都能收割一众羡慕的眼神。

  但入了行才知道,注册一个咨询公司的门槛很低,尤其当时比较风靡的信息咨询,创始人拿点启动资金,组织三五个好友,招募几个在校的实习生就可以风风火火地干起来了。

  因此那时候咨询行业当中大佬虽然很牛,但依然出现了很多小兵抢食吃,不挑活的小咨询公司倒也在一段时间混的风生水起。

  但机会主义终究长久不了,没有核心竞争力,说倒闭也就倒闭了。3年这个数字一点都不夸张。

  能进入大型集团公司的凤毛麟角,大多数人选择的都是中小企业,年轻人更热衷于互联网企业。

  工作19个月跳槽,听起来一年半的时间似乎学不到什么,反而为自己的简历多增加了跳槽频繁的负向背书。

  但是在中小企业寿命平均只有3年的大环境下,这个数字反而显得异常合理。这已经是这个企业一半的生存时间了。

  不难想象,跳槽的当下企业正在苦苦挣扎,有可能正走向衰落。在这里工作一年半都可以看做员工是对这个企业最大的慈悲。

  另外一种情况更让人无奈:年轻人也许根本熬不到产生跳槽的想法,企业已经濒临倒闭。这个时候被离职的情况也就出现。

  在这样一种创业浪潮一浪接一浪,前浪又被拍死在沙滩上的大趋势下,90后的离职就不是个人能决定的行为,环境所迫,无奈之举。

  幸运的是,90后的父辈大约是70后甚至60后,本质上社会资源还在他们那一辈手里,他们经济实力雄厚。以至于90后的大件消费支出依然可以依靠父母,例如买车买房。

  90后又非常不幸,他们被历史潮流裹挟得动弹不得。08年和16年两度房价猛涨,90后20啷当岁,囊中羞涩,和风口完美错过。个人的产出和高房价相比,完全就是零花钱水平。

  所以有钱的90后,家里早已备好一切,无后顾之忧,干得不开心我为什么不走?

  没钱的90后,即使年薪二三十万,也拼不过一线城市的房价,何况也只有一线城市才有这样的薪资水平,房子问题还是无法解决。既然这样,何不让自己开心舒服地工作?

  经济上无太大压力,剩下的就是怎么开心舒适地生活了,而工作一定是这份舒适当中的一部分。

  主持人窦文涛曾经讲过一件有意思的事情:他们那个年代,有人想要辞职下海做生意,可是单位不准。

  于是翻看员工手册,上面有15天缺勤就将被辞退的规定,于是他连着20天没去上班,滑稽的是,最终还是没被辞退......

  那个年代,企业和员工基本捆绑,企业不会随便裁撤辞退,员工也乐得端着铁饭碗。

  到了80这一代,多用频繁跳槽影响稳定性绑架员工,何况还有房贷车贷压制,我们轻易不敢辞职。

  而现在,画风完全变了,这些老套的洗脑手法恐怕早已不管用。用90后的话来说:我们没那么好骗了!90后更多追求的是工作的愉悦感和满足感。

  员工:领导每天下班都要召集大家喝啤酒吃小龙虾,上班陪着他,下班还得陪着他,我受不了了,所以要走!

  70那一代,奉献就是愉悦;80这一代,有工作就很满足;而到了90这一代,不开心了换家公司就能愉悦和满足,仅此而已。

  不要觉得90后是只知道吃喝玩乐的月光族,一方面,他们渴望从工作中汲取快乐,另一方面他们又想在工作中有所成就。

  曾经看过一篇报道当中对90后的采访,有人说了这么一句话:极度渴望成功,愿付非凡代价。

  90后成长在科技和互联网如此发达的时代,他们对于潮流和趋势有自己的理解和判断,甚至比80后、70后能更快地适应艰难的环境。

  斜杠青年指不再满足专一职业的生活方式,而选择拥有多重职业和身份的多元生活的人群。

  来源于英文Slash,出自《纽约时报》专栏作家麦瑞克·阿尔伯撰写的书籍《双重职业》。

  这些人在自我介绍中会用斜杠来区分,例如,张三,记者/演员/摄影师,故叫斜杠青年。

  事实上,很多90后都选择了第二职业。白天在写字楼里做白领,晚上他们就成为代驾司机、绘画老师、营养师、自媒体人等,有些是兴趣使然,有些则为了缓解生活压力。

  朋友阿亮工作时间是电商行业的程序员,夜晚化身笔耕不辍的作家,周末摇身一变成为健身教练。程序猿/作家/健身教练的多重身份,就是对斜杠青年的完美诠释。

  看似不靠谱的90后,也有危机感,渴望通过自己多元化的发展来应对可能的风险 。

  所以,90后这一代,也是矛盾的一代,有自己的骄傲,也有自己的焦虑。一方面经常跳槽满足自己对工作愉悦的追求,一方面又担心被淘汰努力做个斜杠青年。

  在和朋友小云聊天的过程中,小云抱怨这些90后们能力不怎样,脾气倒是不小。我问,那为什么不招一个能力强的呢?

  能力强的薪资要的也高呀。这样的虽然离职频率高,但好在市场上多的是,很容易就找到了。

  我瞬间就明白问题出在了哪里:在老板的心里,这些90后员工不过就是职场低值易耗品罢了。

  低值易耗品是会计学专有名词,指单项价值在规定限额以下并且使用期限不满一年,能多次使用而基本保持其实物形态的劳动资料。

  说人话就是:价格低,损耗快,可重复利用,可替代。有点像办公用品当中的铅笔橡皮之类。

  职场低值易耗品也就不难理解:经验少、薪资不用给太高、可以反复差遣、离职可随时找到替代者的这么一群人,20几岁的90后被抓了个正着。

  老板招聘的初衷就是低值易耗,大不了用坏再换。于是大量加班、动不动画大饼、时不时谈梦想就成了老板惯用的技俩。

  对于90后,他们发现再怎么努力除了脾气暴涨外,薪资纹丝不动,未来一片暗淡,频繁跳槽也就成为必然。其实是被老板盖上了低值易耗品的戳。

  所以,老板们,埋怨90后时,想想自己的的招聘准则,如果想要低值易耗品,那就要接受他们的频繁跳槽。

  流沙有段时间着迷腾讯的《明日之子》,倒不是像小姐姐们一样追星,只是当中反复被提及的拒绝被定义我很认同。

  我想,90后们可能被定义了太多标签,要么努力地想撕掉标签,要么干脆被标签同化,产生心理学上的标签效应。

  所谓标签效应就是当一个人被一种词语名称贴上标签时,他就会作出自我印象管理,使自己的行为与所贴的标签内容相一致。这种现象是由于贴上标签后面引起的,故称为标签效应。

  所以,当人们一再地强调90后就是动不动爱跳槽时,或许连90后自己都认为应该这样。既然大家都说这样更像90后,那索性像给你们看。

  从众也好,逆反也罢,在一片别人的声浪中,90后成功地将自己和爱跳槽的标签融为一体,分不清是自由意志,还是舆论裹挟。

  标签都是别人给的,愿不愿意撕是自己的事,可是该不该贴真的是施予者的责任。

  请谨慎使用这样的权利,因为你的这一动作很可能改变一个群体的行为,让他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难以翻身。

  最后想说:在频繁跳槽这件事上,90后是无辜的!这可能只是统计学上的一个假像而已!

  他们初入职场,心态往往是这样:我还年轻,还想和这个世界刚一下。于是傻不愣登为自己找方向,撞的头破血流,还被别人各种耻笑。